故事:挖矿的那些日子,赚的多花的也快

故事:挖矿的那些日子,赚的多花的也快

2002年,我在我们隔壁县的一个山上,找到一个铅锌矿。这几个山都属于野山,光秃秃的,我想拉庆哥的人合作,其实就是先把山承包下来,然后偷偷的开采。

找庆哥有两个原因,一个原因是庆哥是本地人,家族很大,能摆平不少事情,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承包这个山头需要8万块钱,我没有这么多钱。

但是庆哥没有这个胆量,虽然他是本地人,但是这个山还是有一部分在外市,强龙不压地头蛇,庆哥怕自己压不住。

但是我已经开工了,我买了机器设备,已经负债,自从我家没落之后,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,我这次一定要抓住。

我想起来了我爹的一个战友,我们当地的种粮大户,他很老实,对我爹一直都很好,关键是他手里肯定有这个钱。

我就去了,他一直不同意我干这个事情,说这么大的矿产为啥国家没发现,让你小子挣了。

但是他还是借给了我。

临走的时候,我跪下来给他磕了两个头。我给他磕头不是感谢借钱,而是感谢他信任我。自从我家族没落以后,亲戚朋友早借过一圈,没人再相信我们家了。

因为,8万块钱,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家庭十年的储蓄。

事实上证明,我看对了,2004年过去,我吃喝玩乐了一年,年底盘账的时候,我还净剩下50多万。

2005年的春节,我去还钱,要给我爹的战友15万块钱,他一直不要。

我推来推去也没有成功,我就留下了8万,然后我让他们一家送我到村口。

我开着车又拐回他们家,给他们把剩下的7万放下了。

2005年这一年,铅锌矿的价格是直线上涨,附近村里基本上所有人知道我挣钱了。各个村里人都开始纷纷上访,要求终止我的承包合同,重新选人。

这时候村里有个痞子叫鸡哥,过来找我,说给我300万,给我开价300万,而且我还可以继续持股。

当时的300万对我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,但是我肯定不会贸然答应。

我又拐回去找借我钱的那个我爹的老战友,他说:这个人就是个混子,手里没钱,你一旦转给了他,他不单没有钱给你,说不定还要把你赶跑,直接就是明抢了。

我说:伯伯,你说我该怎么办,毕竟我是一个外来户,不跟一个地痞流氓合伙,还有其他的方法吗?

我爹的战友说:“一定要远离他们,不要跟他们沾上任何关系,否则你迟早要进去。你有空就请村里书记吃饭,你就装笨蛋,说自己是给别人打工的,真正的大老板是省里的一个老领导。这样他们一拳打下去,就感觉打到棉花上了。”

我就听了他的话,买了个低调的破踏板,每天骑着它上班。

这期间,依然有人陆陆续续的有人想找我合伙,或者要赶我走,我都是这一招,就是说我是给人打工的,背后有大老板。

这些人也很信,毕竟一个小伙子文质彬彬的,应该干不了这么大的生意,肯定有庞大的力量支撑着他。摸不透底细是不能乱动的,否则容易死的很惨。

但是总有不怕横的,10公里外的高村,有几个常年混社会的,据说很不错,在东北开了有几个KTV。他们不信这个邪,知道这边有矿,说必须要抢走。

有一天大早上,直接就把矿山堵上了。我过来了,他们几个也是够狠,二话不说就照我胳膊上砍了一刀,说这个是画个记号,要是一个月内不滚蛋,下次就挑我的手筋。

我当兵的时候也是侦察兵,这次也是阴沟里翻了船,我就计划着报仇。

我就计划着找我的几个老战友,都是侦察兵出身的,跟他们去干一架,这些小流氓,我们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。

我给战友打了电话之后,想想还是不对劲,我应该去找我的那个伯伯去聊聊。

我伯伯说一听说我准备去火拼,说:你拼了的结果是啥?去坐牢?

我说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伯,你看我胳膊上的刀疤。

我脱了外套让他看。

他说:就这也不能动武。这样,你去省里面找几个人过来,年龄大一点的,看起来像老领导的,租辆好车,到村里找书记捐上50万。20万修路,10万办公,20万发给村民,让村民给那些人施加压力。而且村民最会传播谣言了,他们会认为真是大领导开的矿。而且还要放出话来,说是要把那几个人抓进去。

这几招非常灵验,一帮小混混,全跑光了。

一下子,我安稳了很多。

接下来的三四年,矿价一直在上涨,开采量也在逐步增加,一年能盈利200万以上了,很快我手里就有了500万。

这时候,我的心态已经不知道怎么低调了,买了一辆宝马740,基本上也快成为县城的名人了。

到了09年,忽然又有人盯上了我这个地方。

这次很麻烦,因为这个人名头很大,而且他的信息渠道很通畅,已经知道我身后并没有什么大老板,都是在唱空城计而已。

他通过别人来给我传话,要求我把矿山转让给他,否则就会用武力夺取。

没多久,他就来了,把路封了,司机也打了,设备也都毁坏了,用挖掘机把能走的路基本上都挖断了,还打伤了几个工人。

我并没有屈服。

让我不能忍的一件事就是,他们给我发来了一封挂号信,上面有我妻子儿子的照片,意思就是问我要钱还是要人。

我这时候已经红了眼了,想了想,不就是为了钱吗?

咱们就试试,看谁能熬的过去。

我去找我爹的老战友,他的建议是撤,因为这几年我也存了有大几百万,收拾收拾怎么也有一千万了。

我咽不下这口气,就去找庆哥,庆哥给我推荐了一个高人。

这个人说:你去找几个战友,全是外地的,七八个就行了。身体素质好的,敢干事的,统一小平头,黑色衣服戴墨镜。直接找到对方,一次就彻底老实了,而且要让他彻底失去尊严。

我懂了。

我打电话给我信阳的老班长,班长听了这事儿很兴奋,立刻组织了十几个战友就过来了。

我们一起去找到那个老大,但是他正在喝茶,旁边很多人。

他们几个一进去,立马就把所有人都吓住了,这架势一看就是特殊行动,要么是特警,要么是武警。

大家都抱着头蹲下了,老大一个人被拎了出来。

到大街上,很多人围观。

我给他说,跪下,他就跪下了。

我问他知道什么事,以后该怎么做知道吗?

他说知道。

一下子就彻底治服气了,在我面前完全没有了尊严。

江湖就是这样,只要是你先惹了事儿,然后被对方一下子治服气了,而且失去了尊严,他就会对你心服口服。

而且江湖上就喜欢传这些事儿,别人也根本摸不清你到底有多大能量。

不过经过这个事儿之后,我心里也害怕了,因为我明白了这个行业水太深了。

说不害怕是假的,我出门都是带着我的老班长,车后座上一直都放着家伙,怕一着不慎人没了。

这时候我的内心萌生了退意。

正在这个节骨眼上,矿上出事儿了,爆炸,,死了七个人。

我被抓起来了,我也不知道到底判了我多少罪名,反正把我的现金基本上罚完了,大概有700多万。

从开始审判,我就在里面住着,大概有三四个月,我算是花钱买了个自由。

出来之后,事儿还没完,各种税务、环保的手续还一直压在我头上,罚金一直不断。

我就把矿山转给了当地的一个痞子,他给了我80万,然后我把机器什么的都卖了,大概也卖了120多万,这就是我这么多年的所有收入。

转让了之后,我整个人都变了萎靡起来,走路上也没有什么精神了。

有一天我去吃烩面,忽然冲出来一个人,照我身上砍了两刀,一刀在背上,一刀在屁股上。

幸好我命大,没有伤到内脏,我活了过来,不过一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砍我的。

我这几年一直浑浑噩噩,饿了吃,困了睡,也没什么精神头了,偶尔还会看到远处的那片矿山发呆。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